桃的电影人|郭富城:我爱我的艺术生命

    来源:人气:812更新:2024-02-12 11:53:27

    对于郭富城,你了解多少?

    这位横跨歌舞影的三栖全能艺人,被誉为亚洲“东方舞台神话”,香港流行文化符号。

    由他主演、爱奇艺出品的电影《临时劫案》上映至今,已收获超2亿票房和无数赞誉。

    电影里,郭富城饰演小人物“梅蓝天”:一口大龅牙,背负着沉重的故事和命运,却在命运拐角处走上不归路。

    “梅蓝天”这一角色可谓是郭富城从影以来的较大突破,他为何想要接这个角色?

    为何说看到第一版剪辑时,自己都“吓一跳”?

    又是什么,让郭富城真情告白“我珍惜自己的艺术生命”?

    本期《桃的电影人》特别版,带你走近一个不一样的郭富城。

    采访、撰写:庭芜 受访人:郭富城

    以下为郭富城自述,由笔者整理:

    我跑路演的时候,有天一个观众对我说,很舍不得梅蓝天这个角色。

    “梅蓝天应该上船。他应该走,离开这里,他还有自己没结束的人生。”

    我觉得这个观众是有情的。他不希望梅蓝天这样收场,这样潦草结束。这就是电影的魅力,也是我作为演员最满足的时刻之一。

    这个角色找到我的时候,正在疫情期间。那个时间大家都觉得普遍很低落,情绪不高,但是我觉得这个电影有黑色幽默,充满喜感,又是香港港产片中比较难得的类型。

    我一直想寻找不同的角色、剧本来演嘛。正好一看,这个剧本也不错,又是挑战一个悍匪的角色,这是之前没尝试过的。于是我说,这个角色我接了。

    演完这个角色,我很开心,像和梅蓝天活过一次,理解他的內心。

    他这样一个从小训练的摔跤手,受过严格训练,经历过很残酷的比拼和淘汰。你要怎么琢磨这个角色?怎么定位他?

    我觉得某种程度上需要理解环境逼迫他成为这样一个人的点:梅蓝天只有一技之长,突然转行的时候,怎么养老婆和孩子?某种程度上说,他可能只能走这条路。

    他遇到的任贤齐和林家栋,也是本身家庭有问题的状态,所以三个人在萍水相逢的情况下,就莫名组成了这样一个打劫联盟。

    这个戏全是小人物,没有大人物。

    导演之前作为杜琪峯的副导演,他懂得电影语言,他知道你需要在戏里感动观众,就必须以人物的动机触及观众,把人物的动机讲清楚。

    整个创作班底都很靠谱,还有一个很好的编剧,把每个角色都塑造得特别好,让你觉得这就是你生活里的人物。他还会随时调整,观察演员、逐渐丰富润色,让角色成为更加立体的人物。

    我觉得有这么好的班底,又有一班愿意努力的电影人,又有这样的缘分接这样的角色,我为什么不努力去做?我必须全力以赴。

    有观众说,郭富城你身材保持得那么好,带这么一副龅牙,会不适应吗?说实在话,我完全不觉得戴上齙牙变丑,只是需要一些时间去适应。这副牙令角色更立体,我好喜欢。

    这副假牙对角色、对整个电影都是有帮助的。它不仅能加强悍匪这个角色的喜感,而且能加强观众对角色的印象。这种情况下,我求之不得。我套上假牙去训练的时候,每次要说出对白,就很用力,嗖地一下飞出来了。当时只有一套假牙,飞出来落到地上,就碎了,没得拍了。所以我要好好保护它。收工躺在床上的时候,我就一遍遍找感觉、练习,慢慢找,感觉那个嘴要张到多大、力度要有多大,突然间就找到了。你想把戏演好,就要分清角色和自我。

    世界上人这么多,但只有一个郭富城。我知道你要我给一个反应时,郭富城应该怎么做,但到梅蓝天的时候,就不该有这种表情。

    这就是自觉和不自觉的区别,我觉得演员需要把这两点分得很清楚。除却假牙外,你会发现梅蓝天在片子里的那件背心也很抢眼。

    梅蓝天是个摔跤手嘛,我之前看过的一些摔跤手,都会穿紧紧的短裤、连身的背心。我说那个背心是梅蓝天身上必须出现的点,哪怕只是当背景板的时候,也足以给观众说服力。

    看一剪的时候,我自己都吓一跳。这个创作出来的梅蓝天,真的跟以往不一样了。他把我说服了,这点我自己也非常开心。我非常感恩遇到这样的团队,大家一起配合。

    我跟导演合作过很多次。我觉得一些表演上、导演的要求上都应该尽可能满足。作为演员,你需要放手给导演,让他在你的不同表演里找到那个点,他想表达的点,这是互相成就的过程。

    我18岁出道,经历这么多,走来真的不容易。

    刚出道的时候,我在幕后做一个伴舞,没人理睬也没人在乎。当上天给我一个机会,可以做一名歌手,当一个演员,我就倍感珍惜。

    既然上天给我这个机会,我就好好干。

    对我来说,我一直在两个不同的舞台上。音乐的舞台一直是帅的,你得唱大家有共鸣的歌,而电影则需要新鲜感,需要不同。

    我爱我的艺术生命,我珍惜我的艺术生命,所以不想让自己演重复的角色。

    走到今天,或许有了一些荣誉或者嘉许,得到了一些观众和业内的肯定。但我依然希望挑战不一样的东西,得到一些全新的认同。

    你拿过奖,是的,但这不代表什么,人要在不同的岁月里都有成长才对。

    我知道很多看电影的观众朋友,现在大家慢慢都开始对电影有要求了,这是对的。

    我非常同意,也非常开心可以和观众共同进步。

    疫情过去了,大家都恢复正常生活了,但要过了农历年才是新的一年真正开始。

    我非常希望,大家能够通过这个电影获得快乐,获得难忘的回忆。

    也希望大家把《临时劫案》当做2024年让你开心的第一部电影。

    保持一份快乐的心情,迎接真正的2024年,真正冲破生活上的困难。

    最新资讯

    Copyright ©2022